易烊千玺 我要的未来,无法预测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12-16 02:51

原标题:易烊千玺 我要的未来,无法预测

在11月28日举行的生日会上,易烊千玺表演了《Nothing to Lose》和《Belief》。

  2000年,千禧年。

  这一年,迈克尔·杰克逊在5月举行的世界音乐奖颁奖典礼上,举起了“千禧年最畅销男艺人”奖杯;这一年,出道五载的陈奕迅,在夏末发行了粤语专辑《打得火热》。专辑第一主打《K歌之王》,奠定了日后他在歌坛的地位;这一年,台湾一位小眼睛的21岁男生,在经历了默默无闻的创作期后,终于推出个人第一张同名专辑《JAY》。从此,华语流行乐坛的版图开始被他改写;而在《JAY》发行的21天后,湖南怀化易家的一个男孩出生了。为了迎接、纪念千禧年,家里人为他取了一个特别的名字——易烊千玺。

  当新京报记者见到易烊千玺时,他的年龄数字刚刚攀升至“17”——两周以前的11月28日,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的舞台上,一场名为“逢凉野性”的生日会正在上演。压轴环节,少年梳起脏辫,在观众最大分贝的尖叫声中,首唱了他的首支英文冠军单曲《Nothing to Lose》。加之现场演绎的另一支冠军单曲《Unpredictable》,让坐在观众席里的记者不禁好奇,在演戏、综艺之外,纯粹“歌手”身份的易烊千玺,究竟是沿着怎样的内心路径,从当初那个奶声奶气的唱着《青春修炼手册》的稚嫩男孩,成长为了现在的模样?本着这样的目的,新京报记者与“2017年末限定版”的易烊千玺,进行了一次关乎音乐与人生的对话。

  PART A

  “这次,我做了自己特别喜欢的两首英文歌。”

  滔滔不绝,一向不是易烊千玺会在采访中呈现出的状态。不过,当话题聚焦于音乐,他虽然并没有关闭“干脆利落”的回答模式,但显然放松了不少。而以上这句话,是在数个“易烊千玺式”短句之中,留给记者印象最深刻的存在。因为语气坚定,不容置疑。

  《Nothing to Lose》

  是我和粉丝的理想状态

  《Nothing to Lose》是易烊千玺的第一支英文单曲,如今,这首Trap曲风的作品已经在不少音乐平台上占据了冠军位置。“Trap是我特别喜欢的音乐风格”,易烊千玺说。

  不止曲风,它的制作阵容,也同样让他兴奋不已——几个月前,当新歌计划启动后,易烊千玺得知了制作团队中居然有自己的偶像——迈克尔·杰克逊曾经的御用大师,“我当时特激动,就觉得一定要(合作)。”

  得偿所愿,易烊千玺在去美国录制这首歌时,见到了迈克尔·杰克逊曾经的声乐老师Seth Riggs,以及御用编舞师Travis Payne,“Seth Riggs教了我几个不一样的咬字方法,让我从真声到假声之间的转换更轻松、更扎实。编舞老师也特好,他给这首歌录的第一版舞蹈,就有Michael的感觉。”

  他还与多位音乐人一同研究修改了歌词,“因为最开始老外写的词儿比较开放。我跟粉丝的角度都能明白,它写的是我们之间的关系。”“我为她们去付出,因为一直以来,她们也会为我付出。希望我们可以互相拥有,互相成长,互相陪伴。”——这是易烊千玺心中与粉丝相处的理想状态。而“I got a lot of things to prove”(凡事皆可证明)则是易烊千玺最喜欢的一句歌词,这也是他亲自写的。

  《Unpredictable》

  和我现在的生活很接近

  “未来的易烊千玺,我向你保证,我会走好现在的每一步,所以,也希望你继续,兴致盎然地与世界交手,一直走在开满鲜花的路上吧!”曾经,在TFboys三周年演唱会上,易烊千玺为粉丝与自己写过这样一封公开信,而他在17岁生日当天发布的第二首英文单曲《Unpredictable》,封面正描绘着这样的图景。

  “对,封面是我的想法。当时听到这首歌,就想到了这句话,就交给设计师去做了。”

  易烊千玺说,在听到这首歌的小样后,觉得旋律特别好听,歌词也很贴合当下的心境,所以只用了一个下午就录完了。“很顺利,而且这首歌的旋律和歌词一次都没有改过,就是原版的DEMO。我自己在演绎的时候想着,未来也许很迷茫很不确定,所以要一步一步迈好现在的脚步。这首歌里我最喜欢的是副歌最后一句,‘I live a life,Unpredictable’(我要的未来,无法预测),我觉得这句歌词跟我现在的生活很接近。”

  对于这两首英文歌的推出,易烊千玺说,相对于忐忑,期待更多一点,“其实我都没有意识到这个算是转型还是什么,就是挑选了两首自己特别喜欢的歌,挺期待大家对我的评价。后来看了评价,很惊讶,大家还挺接受、挺喜欢的。”

  PART B

  1 音乐启蒙

  从《数鸭子》到迈克尔·杰克逊、比伯

  在美国录制《Nothing to Lose》的日子里,易烊千玺喜欢研究录音室墙壁上挂着的迈克尔·杰克逊的老照片。“最开始听流行音乐,就是听他的歌,我的英文名就叫Jackson嘛,就是爸妈起的。因为小时候学舞蹈也都是迈克尔·杰克逊的舞,一直在听,特别有动感。不过小时候其实什么都听不懂,就是喜欢,觉得跟国内的情歌不太一样。”

  新京报:从舞蹈起步,逐渐发展到音乐、时尚、影视等领域,如今音乐在你的心中占据怎样的地位?

  易烊千玺:音乐是必须要有的,而且我从小就喜欢音乐,从5岁开始吧。

  新京报:作为千禧年出生的孩子,很好奇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小时候会听哪些儿歌?

  易烊千玺:其实还是那些,比如《数鸭子》《黑猫警长》《邋遢大王》之类的,以及也听《喜羊羊》。

  新京报:然后就直接从《数鸭子》过渡到迈克尔·杰克逊了?之后呢,又对哪些流行音乐产生了兴趣?

  易烊千玺:对。迈克尔·杰克逊之后就听JB(贾斯汀·比伯)的歌了。

  平时听男歌手的歌比较多一点,因为能找到音色上的共鸣,我会注意他们唱的时候是怎样处理自己的声音的。

  新京报:在前不久举行的生日会上,翻唱了贾斯汀·比伯的《Boyfriend》、李荣浩的《喜剧之王》等等,这些都是自己选的歌吗?私下里你的听歌习惯是什么?

  易烊千玺:这些歌都是我的歌单里面听了很久的,觉得自己的音色和这些歌特别像,也有一些感情上的小共鸣,就选了。平时听歌就是在自己专属的歌单里随便点一首歌开始播放,我有固定听的歌单。

  新京报:专属歌单里的歌,大多是通过怎样的渠道听到、获取的?

  易烊千玺:听一首歌,如果我特别喜欢作词作曲的话,就会去选相似歌曲,看它会出来什么,有时候就会出来我特别喜欢的,一般都是这样找到的。


在11月28日举行的生日会上,易烊千玺表演了《Nothing to Lose》和《Belief》。

  2 偏爱风格

  喜欢民谣、Trap,但不爱听自己以前的歌

  曾经,易烊千玺翻唱过不少民谣作品,如好妹妹乐队的《昨天的你的现在的未来》,张悬的《宝贝》。他承认如今依然喜欢这种风格,“喜欢民谣、抒情歌,还喜欢电子、Trap,不觉得自己的音乐品位挺分裂的吗?”记者问到。他听后露出梨涡,“这个倒是没有,因为我一直听的都是这两种,而且我觉得我只会喜欢这两种。”

  新京报:2013年发表了自己的第一首个人单曲《梦想摩天楼》,现在还会经常听之前的作品吗?于你而言,对“唱歌”这件事的认识,至今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

  易烊千玺:不会听以前的作品,听变声之前的歌会感觉很羞耻(笑)。变化就是音色上面更成熟了,把控力也更好,还有对歌词、旋律方面也理解得更多了。

  现在自己可以掌控的部分很多,所以出了两首我特别满意的歌。

  新京报:对于歌曲的旋律和歌词,你更注重哪一方面?

  易烊千玺:歌词。民谣的歌词特别文艺,贴近现实生活,我比较喜欢这种风格。

  新京报:听说之前《你说》这首歌是你主动找到唐映枫想要合作的,为何?

  易烊千玺:因为之前我听到《理想三旬》时就觉得特别好,就想一定要合作一次。当时朋友也说,这首歌王力宏老师作曲,找民谣的老师写词,一定特别不一样。当时(这首歌)原版的DEMO是偏钢琴的,后来改成吉他了。

  新京报:之后还有想合作的音乐人吗?

  易烊千玺:郭顶老师,之前跟他见过一面,也有聊过天。

  新京报:最近几年音乐节目一直很火爆,有没有想过多参加一些音乐类的节目,一展歌喉?

  易烊千玺:有,但是我想等自己的音乐风格稍微固定一些,唱功再进步一些,对自己的音色把握更成熟一些,再去做这些尝试,还需要再进步。

  3 解锁技能

  最爱贝司,没事儿就会练习

  录音时爱关灯、喜欢用入耳式的小耳机、没有收藏实体专辑的习惯……这些都是易烊千玺在音乐上的小癖好,有趣,却鲜为人知。不过,在与音乐相关的“大爱好”方面,易烊千玺已经解锁的技能实在是夺目,且越来越多。

  新京报:如今已经解锁了吉他、架子鼓、贝司等乐器技能,更偏爱哪一个?

  易烊千玺:我特别喜欢贝司,因为玩贝司的人比较少,它的音色很酷;而且它单独演奏的感觉完全不一样,不像吉他那么高调,或是那么炫,有自己的感觉。平时没事儿的时候我也会练,现在自己还算是个新手,不过比四周年表演时更好一些了。平时听歌我也会注重听贝司方面的东西。

  新京报:前段时间生日会上的《Belief》,感觉是最符合生日主题“逢凉野性”的一支舞,觉得它与自己最契合最能表达自己心境的部分是什么?在选择服装时是否也有提出自己的想法?

  易烊千玺:《Belief》其实是跟舞团一起去商量的,特意选的舞美,服装、音乐,还有编舞动作。它背后其实是有一个完整的故事线:我是一个将军,但战场上只剩下我一个人,后来身边的战士慢慢站起来,开始战斗,又慢慢颓废下来,最后集中到一起。这支舞是追求自由的感觉,衣服也是特意选的丝绸,因为很飘逸,更能展现舞蹈动作。

  4 缓解压力

  没有工作时,可能会发一天呆

  易烊千玺曾用深红色比喻现在的自己,问及原因,他说:“深红色我觉得还是拥有自己的小世界,但还没到达亮红色的程度,可能再稍微长大一点,就可以把深红色分为灰色和红色了。灰色的部分就是更偏自我一些,红色的部分就是对外的易烊千玺。”

  新京报:之前看到你在一次采访中说起,希望回到家后家人仍能把自己看做是一个孩子。那么在音乐或其他领域中,是希望像孩子一样,得到更多前辈的帮助,还是希望大家能把你看作一个独当一面的大人、一个成熟的艺人?

  易烊千玺:我希望是更成熟的,希望大家不要用一种看小孩的眼光看我。不过有什么贴切的、对我好的意见,当然可以提出来。

  新京报:在连续高密度的工作中,对自己的音乐、职业保持热情和热爱的秘诀是什么呢?

  易烊千玺:我也没什么秘诀,就是在一堆繁忙的事情中挑出我自己感兴趣的,做的时候特别去体会它,就觉得没那么累了。

  新京报:如今休息的时间大概有多少?如果有一天没有工作,你会选择做什么?

  易烊千玺:生日会结束后,我有两天的休息时间。完全放松的话,可能会发一天呆,也可能会出去走走,没有目的地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杨畅 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

编辑:王晓琳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