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生给老师发“成绩单”,高校何不效仿?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29 23:23

本周,杭师大附中所有班主任和年级组长都陆续拿到了自己的“”,里头是他们的肖像画、口头禅、各科成绩及评语,全部出自学生的手笔。(1月28日,钱江晚报)

每到期末,中小学教师给学生写的评语,常常花样百出。这不,海南乐东黎族自治县思源高级中学高二语文教师刘婷给全班38名学生每人写了一首诗作为期末评语,还因此成了网红。杭师大学生给发“”的做法,有没有给社会以触动?

每年学校出于管理需要,都要对教师进行考评,如果说教师的第一要务是培养学生,那么还有什么比学生给教师的“成绩报告单”,更有说服力?教师关爱学生,面子上里子中的,双方冷暖自知。学生花心思做的“成绩报告单”,越富细节,越从细微处着手,越说明老师没少在他们身上花心血。

那么在融洽师生关系、师生互爱上有独创性的“学生给老师发‘成绩单’”做法,可否在高校试行呢?众所周知,高校每年都有对教师的考评,科研固然重要,难道教学就可偏废?布置学生期末给教师做“成绩单”,岂不是可以倒逼教师更用心投身教学吗?

而事实上,大学课堂里教师与学生的普遍性疏离,早已不是什么秘密。高校课堂“低头成族”,一些被学生称为“水课”。不久前火遍朋友圈的高校期末考“神题”——“选出你本课程的授课教师,请在其照片对应括号内正确写出名字”,其中可见高校老师的无奈。一些学生旷课严重,甚至连授课老师是谁、长得什么样都是“难题”。这其实是个双向问题,师生其实都有问题。

学期初明确,学生期末要给老师做“成绩单”,视其为“教师考核一部分”,根据文本质量用心程度、是否客观给作者赋分并计入“期末成绩”,而且对“教师成绩单”的细节程度有明确要求。一来可以让教师把更多心思放到教学上,二来可以杜绝学生期末考临时抱佛脚蒙混过关,试想不投入课堂,如何在细节上“再现教师”,如何靠细节情怀拿高分?期末考中让学生指认授课老师姓名和照片,美其名曰“态度题”,学生给老师发“成绩单”,这样的“态度题”显然含金量更高。

有抱怨,95后学生“不好教”,大学课堂成“低头课”重灾区,问题出在学生头上。笔者也在高校工作,我所在学校的马克思主义学院曾做过一个问卷调查,关于“水课”,大多学生认为“水课的根本原因在于‘教师够水’”。一面是高校很多教师的“课堂失守”,另一面是一些用生命情怀教学的高校教师成为网红,前段时间一位浙江八旬教授站3小时上完最后一课,这样的课堂学生会错过吗?今天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原校长梁昌洪教授手写‘最美板书’,配合偶尔出现的科学家头像,比PPT还要好看”走红网络,这样的“良心走心课”,学生会舍得错过吗?让学生给这样的教师发“成绩单”,还怕没东西可写吗?

别总是找诸如科研任务重、考核偏重论文课题的借口,“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”梁昌洪教授科研任务不重吗?站好讲台、捧一颗心给学生是为师者的本分。高校考核教师的方式不妨再灵活一些,在教书育人上何妨引入“学生给老师发‘成绩单’”模式?教师和学生在教学上结成利益共同体,一份教师成绩单既考教师又考学生,看看还有多少老师把课堂不当回事、还有多少学生课堂想翘就翘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